您现在的位置: 东莞之窗|东莞视窗|东莞窗口 >> 新闻 >> 文化新闻 >> 正文

进入斑斓的鸟类世界



时间:2019-9-29    来源:西安日报    作者:编辑    新闻首页    



作者:林 颐

  谁不喜欢鸟儿呢?斑斓的羽毛、优美的姿态、奇妙的行为、婉转的歌喉……鸟是如此吸引我们,直击人类心灵的感应,唤醒爱意的复苏。在没有照相机的时代,在没有精确的地图绘制法之前,最早探索世界的那一批人,记录鸟类,就是记录他们对新世界的感知。

  谁不喜欢鸟儿呢?斑斓的羽毛、优美的姿态、奇妙的行为、婉转的歌喉……鸟是如此吸引我们,直击人类心灵的感应,唤醒爱意的复苏。

  原始的岩壁画就有许多鸟类的临摹与想象。从博物学的发展来看,西方鸟类绘画的历史悠久,但有意识地呈现鸟类知识的画作大量出现在文艺复兴之后。正如英国博物学家、艺术史家西莉亚·费希尔指出的,“鸟类的多样性是中世纪手稿插画家致力于传达的一部分信息。”

  费希尔的作品《鸟的魔力:一部绚烂的鸟类文化史》(以下简称《鸟的魔力》),魅力之一就是该书收录的大量插图,来源于大英图书馆藏品,包括欧洲古旧珍本、版画、波斯细密画、日本浮世绘等。

  中国神话说,“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古埃及神话、北欧史诗和基督教文明也有类似的创世神话,或近似丹朱化鸟、精卫填海的传说。14世纪的《图解圣经》、15世纪的《塞耳彭弥撒书》,描摹鸟儿带来的神迹。在16世纪以后,探险家接踵而至,各种鸟类绘画与奇异的、以鸟类为象征的地图集让人眼花缭乱。加拉帕戈斯雀又名达尔文雀,出自《小猎犬号航海记》,是达尔文在1839年命名并绘制的。

  我们今天更多以欣赏的眼光去看待这些画作,而在当时,它们是传播鸟类知识的重要方式,也是储存、展示鸟类知识的重要场所。在没有照相机的时代,在没有精确的地图绘制法之前,最早探索世界的那一批人,记录鸟类,就是记录他们对新世界的感知。

  如果说前哥伦布时代的欧洲,出版物尚且乏善可陈,那么,在古腾堡印刷术之后,更加漂亮、逼真和生动的鸟画和图册纷纷出版,画家在掌握知识的基础之上,将各种鸟类与其生存环境里的特色草木一起绘制,以便展示鸟类的栖息地和摄食习惯等。比如,本书广泛取材的奥杜邦的《美洲鸟类》,比照鸟类的真实大小绘制,致力于提供完整的鸟类信息,从该书诞生的19世纪20年代至今,成为流世的经典。

  《鸟的魔力》的图画让人惊艳,这部作品并不只是图册,图画仍是点缀,在于配合文字讲解彼时彼地的历史人文,分析画作所内含的文化寓意。比如,欧洲贵族行乐猎鸟的这幅图画,作于14世纪末,命名为《论七宗罪》,表明它是用于劝诫的。波斯细密画本身就有史记功能,因此可以从中领略狩猎景况。文字部分娓娓展开,展现从民间传说、文学作品、崇拜信仰里搜集的内容,透过美丽的表象,引领我们真正进入斑斓的鸟类世界。

  在莽荒的时代,人类视鸟为神灵的代表。在稍后,“鹪鹩,鹪鹩,众鸟之王……”,农人们爱鸟,把它们作为农神节等习俗的对象。很多鸟儿在求偶仪式中都表现得像跳舞,所以鸟儿总是被当作爱情的象征。也有“噩兆之鸟”,整整有一章在讲乌鸦的坏话,“这阴森古怪、恐怖难看的阴森古鸟”,对于乌鸦何其不公,它其实是最聪明、懂得报恩也很记仇的鸟儿呢。对于自身之外的事物,人类总是那么轻易误解。有多少诗人吟诵过鸟儿,叶芝、希尼、史蒂文森……童谣在传散:“唱一首六便士之歌,口袋里装满黑麦,24只乌鸫,放在一个馅饼里烤。”原来它竟然是在比喻亨利八世。

  《鸟的魔力》也是一部关乎文化交流的作品。尽管是以一种细微的、侧面的方式。有一章专门讲述“东方鸟类”,作者强调,东方传统中的许多精神和哲学教学都是通过示范性的故事完成的。印度教的典籍、中国的寓言、阿拉伯的谚语……作者尤其详述了中国和日本的绘画技艺对欧洲产生的影响。所谓文化,必有人的主动参与,是人类建构了文化。所以,一部鸟类文化史,说到底,不止是讲人与鸟的关系,也是讲人与人、国与国的关系。

  这部作品展现美丽的鸟世界,也揭示这部文化史的残酷。当人类的足迹踏上孤岛,当鸟儿的贸易横贯全球,笼养和杀戮,危险甚至灭绝。热爱的,恰是毁灭的,这不能不让人警醒。(林 颐)

0
相关阅读: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
产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