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莞之窗|东莞视窗|东莞窗口 >> 新闻 >> 法治新闻 >> 正文



  结婚15年后,丈夫出轨,妻子原本想向“第三者”发难却反遭质问,自己和丈夫竟然不是合法夫妻,当初的结婚证是假的。今天,一起来关注15年真真假假婚姻的背后的隐情,由此引发的房产争夺战将如何终结……
  通过熟人办结婚证 婚姻从此埋下隐患

  阿丽和阿斌2002年相识,第二年步入婚姻殿堂,婚后生育了一个女儿。然而,就在两人结婚十五年后,突然一天,阿丽竟然被告知,自己和阿斌根本没有合法的婚姻关系。

   就在阿丽为夫妻关系而纠结的时候,2018年8月,阿斌将阿丽起诉到了法院,要求分割两人同居期间的财产。那么,阿丽和阿斌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据阿丽描述,当初她和阿斌谈婚论嫁的时候,就一直催促阿斌去办结婚证,由于两人的户口都在湖南老家,必须一起回去才能办理。

  当时阿斌跟阿丽说,他在老家有熟人,可以不用两人亲自回去办理结婚证。当时,二人的生意刚刚起步、业务比较繁忙,阿丽也觉得为了登记结婚跑回去一趟的话,比较麻烦,就听从了阿斌的建议。

  就这样,2003年,阿斌通过熟人办理的了结婚证,不久后就邮寄了过来,当阿丽看到结婚证的时候,心里觉得很踏实,于是就将结婚证珍藏了起来。

  领了结婚证后,两人利用春节假期在老家举办了结婚仪式,而为了让婚后生活更舒适一些,两人决定在东莞买套房子。当时房产证上写的是阿斌的名字,阿丽对此没有意见,因为在她看来,阿斌是一家之主,将房子登记在丈夫名下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需要担心和猜忌。这笔房款由阿丽的父母出资四十万和二人共同生意经营的四十万元组成,其中阿丽父母出的钱是作为女儿的嫁妆的。

  丈夫出轨,妻子质问第三者反被抢白

  一年之后,阿丽生育了一个女儿,传统观念比较严重的阿斌希望阿丽能再生一个男孩。但由于身体原因,阿丽始终未能再次怀孕,这让阿斌一直耿耿于怀,也就成为了日后出轨的所谓理由。2016年,当阿丽得知另一个女人阿婷的存在后,决定亲自找对方谈谈。

  面对阿丽的质问,阿婷显得很淡定,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羞愧,反而劝阿丽回去问问阿斌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面对“第三者”的这种嚣张态度,愤懑的阿丽随后就找到阿斌,没想到阿斌竟然很坦然地告诉她,他俩只是同居关系,并不是合法的夫妻。

  原来,阿斌当初为了稳住阿丽,托关系办了一张结婚证,但这张结婚证是没有登记注册的,后来也没有补办手续。这件事阿丽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后来阿婷这个女人的出现,阿斌才说出了实情。为了核实这张结婚证的真假,阿丽曾专门回老家民政部门查询过,结果显示,她和阿斌确实不存在婚姻关系。
 
  昔日夫妻闹上法庭,双方争执不休

  假结婚证的事情败露后,阿斌明确告知阿丽,自己要和阿婷结婚,希望她做好搬出去的准备,尽管阿丽觉得阿斌的要求很过分,但房产证上是阿斌的名字,阿丽有理说不清,为此两人争执不下,最终闹上了法庭。为了证明当初买房的时候阿丽的父母也有出资,阿丽和律师开始一起收集证据,证明当时购买房屋的时候,阿丽的父母出资四十万是由阿丽父母的银行卡账号打入到房地产商账号的。

  另外,阿丽还意外找到了当初和阿斌一起看房的相关证据,并且证据上有阿丽的亲笔签名,可以认定为阿丽对这个房屋购买的价值是有贡献的。

  在诸多证据面前,阿斌最后同意将房产中的四十万分割给阿丽,不过,律师吕远霞认为,当时价值八十万的房子,目前的市场价值已经远不止于此,因此分割财产应该以现行房价换算。另外,由于阿丽父母当时出了一半房款,而另一半房款则是阿丽和阿斌共同创造的财富,所以阿丽应该分得该房产价值的四分之三的份额。

  律师吕远霞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结婚登记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指导意见》第十条规定,两人虽然是属于同居关系,但可以按照共同财产来处理,参照两人在共同生活期间的贡献大小、所占财产的比例来予以分配。

  对于阿丽提出要分得房产四分之三的份额,阿斌表示不能接受。面对阿斌的冷漠和决绝,阿丽最终将那张珍藏了多年的假结婚证摆在了阿斌的面前,指出阿斌这种行为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
 
  虽争得合法权益,但内心伤痛难弥合

  最终,在法庭的调解下,阿斌同意了阿丽房产分割的比例要求,由于女儿愿意跟随阿丽一起生活,所以阿斌还需承担女儿的抚养费。不过,尽管在这场诉讼中阿丽争取到了自己的合法权益,但内心的伤痛却久久不能弥合。

  当初阿丽为了省事,没想到给自己的婚姻生活种下了苦果,确实有些草率。而作为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阿斌的行为更是令人不齿,他这种视法律为儿戏的做法,如果不收敛和改正,终将会自食其果。(记者 李江华 梁汉君)

 

0
相关阅读: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
产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