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莞之窗|东莞文化|东莞经济! >> 新闻 >> 娱乐新闻 >> 正文



  随着偶像经济的持续火热,选拔练习生、组建男团女团正成为诸多经纪公司、内容制作方的重头戏。仅今年1月底,就将有《青春有你》、《以团之名》两档偶像选秀节目开播,百余家公司入局。

  对于诸多圈外人而言,自去年开始,围绕“粉丝”、“偶像”等关键词的新闻就频繁占据焦点。有业内人士认为,在与其他圈层的摩擦交锋过程中,饭圈文化正在不知不觉中与更多领域实现交融。

  “以前常常会说追星少女,但现在你很难简单的以性别、年龄来判断对方是不是追星一族”,有粉丝私下向记者表示,与此同时,集资、打榜、控评、举灯牌等“饭圈行为”也不断扩展至各行各业,“夸张一点讲,饭圈文化无孔不入”。

  直男粉丝引发关注

  成团半年之后,火箭少女热度不减。

  1月12日,其在上海举行的飞行演唱会吸引了诸多关注。演唱会当晚,包括“火箭少女魔性歌词”、“美宣双人舞”、“孟美岐有脚伤不能穿鞋跳舞”等话题,迅速登顶微博热搜榜。

  其中,成员之一杨超越的男性粉丝凭借出众的应援方式成为焦点所在。据了解,当晚火箭少女在演唱单曲《燃烧我的卡路里》时,杨超越的男粉丝整齐划一的喊出了“燃烧我的卡路里”(杨超越在该歌曲中被分配到的部分),为其应援。“堪比军训现场,感受到了部队拉练的气势”。

  有粉丝向记者解释,一般来说,流量明星的粉丝大多以女生为主体,哪怕是女团,在营销过程中也以吸引、迎合女性粉丝的喜好为主。但她认为,这并不代表男生不追星,只是男粉丝的方式“相对低调”,所以“外界对男粉的关注度不算高”。

  事实上,此前业界对于男性粉丝在偶像经济中的地位的认知,大多来自于SNH48体系所衍生的诸多模式。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SNH48年度人气总决选的现场,男女粉丝的比例就基本持平,而互联网数据及线下剧场的数据也都反映出了男粉丝的存在感。

  据介绍,除杨超越外,包括王俊凯、李易峰、迪丽热巴、鹿晗等人,均有着数量基础庞大的男性粉丝群体。“以前追星主要是在电竞、体育板块,但现在也会关注偶像艺人,觉得挺有意思”,有不愿具名的男粉丝向记者表示。

  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经纪公司开始意识到粉丝性别上的差异需求,“现在很多艺人团队会踩点营销,甚至以男、女粉丝的比例作为宣传噱头”,上述粉丝提到,“毕竟某种意义上讲,男粉丝的增加是在平衡饭圈的性别比例,对偶像来说,能够圈粉(无论男女),都是个人魅力的一种体现”。

  饭圈边界外延

  “以前说起追星群体,大家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20岁-25岁的年轻女性,被她们所喜欢的同样是年轻、外表出众、有特长的年轻人”,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但目前来看,这样的粉丝画像显然已经过时,“追星群体以及他们所喜欢的‘偶像’的年龄段、领域、爱好等种种边界,都在不断扩展”。

  近日,相声演员张云雷发布个人首支单曲,上线不足两分钟销量突破百万张,7小时内单曲销量过七十万张,迅速登顶各大榜单。亮眼成绩的背后,源于其粉丝的应援支持,甚至有粉丝团一度发起了金额为60万元的集资活动,只为助力其单曲售卖。

  备受关注的背后,是外界对于饭圈文化“入侵”其他圈层的种种争议。

  “粉丝可能觉得高兴,‘带着荧光棒来听相声’,史无前例充满自豪,但我就接受不了”,有相声爱好者私下向记者表示,“张云雷的定位首先是个相声演员,把流量偶像那一套搬过来,太违和了”。

  但也有粉丝认为张云雷本身基础扎实,通过外表聚集了人气后,反而能带动更多此前不关注相声的人来了解相声圈和传统艺术,是件好事。

  事实上,如今看来,得到粉丝应援已不是传统意义上“偶像”的特权。

  据了解,在张继科29岁生日当天,其粉丝集资百万元在各大报刊投放广告、捐赠希望工程、点亮水立方为其庆生。而《人民的名义》中某位老戏骨的粉丝私下透露,一个月内用于应援方面的钱款就达到8000余元。

相关阅读: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
产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