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莞之窗 >> 新闻 >> 时评新闻 >> 正文
协警变“家奴”,公权岂容私人“专属”
时间:2017-2-21    来源:不详    作者: 佚名     新闻首页    

 

  近日,东莞市桥头镇公安分局两名协警黄显军与刘键都很郁闷,因为在当地镇党委书记家的老屋值守时,他们私摘了几十颗荔枝,因此被以“违反纪律”为由开除。镇党委书记这间没人住的老屋,7年来,公安分局一直在此设点,每天派人24小时值班。桥头镇党委书记莫厚良得知情况后,跟分局领导说,“摘几个荔枝没有什么大不了,批评教育一下就可以了,没有严重到要开除。”他要求分局重新安排两名协警的工作。(6月20日《中国青年报》)  

  战乱年代,时有土匪骚扰,甚至打家劫舍。为保平安,不少大户人家就修起土楼和土围子,四周筑起高墙,并雇用家奴“看家护院”。家奴或于门口值守,或于屋顶睡觉打更,严防风吹草动。为桥头镇党委书记莫厚良老宅值守的两位协警,并非“家奴”,却以“家奴”身份为其“看家护院”。  

  两位协警来自桥头镇公安分局,足见莫厚良与桥头镇公安分局私交甚笃,双方利益链条必定丝丝入扣。7年值守,两位协警仅仅因为私摘了几十颗荔枝,就遭遇开除,表明在桥头镇公安分局眼里,莫厚良老宅的一草一木都凛然不可侵犯。而这,无疑是双方私交甚笃的铁证。不难想像,作为镇党委书记的莫厚良,给予桥头镇公安分局的,定然同样丰厚有加。  

  维护的核心是私利无疑。但让人吃惊的是,这样一种明摆着的胡来,却可以于公众眼皮底下长期公然持续。没有任何合法的外衣,没有遮羞挡耻的幌子,一点可以掩饰的可能都无,示人的全是负面信息,一旦曝光必定自陷泥淖,民众的情绪,全为质疑与抨击。听来难以置信,偏偏却是事实。  

  在莫厚良和桥头镇公安分局眼里,两位协警成了可以随意摆布的附属品,没有任何人格独立和尊严。在霸道、强势者那里,十分个人化的意念之下,“地盘“的私属性持续强化,“阵地”坚守意识固化,对人和物的操控已成惯性,对公信力的任意毁弃自然而然。  

  权力之下,一切都油然纳入私利“库存”,打上个人专属的印记。然而,公众既往熟悉的操控,大多还是对人、物资源的阶段性征调和临时占用。相比之下,24小时的看家护院,两位协警取的是长期驻守、安营扎寨方式,将网格化社会管理的一盘棋“异化”到了极致。  

  协警公然变身“家奴”,且长达漫长的7年,多么荒唐。必须彻查:莫厚良和桥头镇公安分局之间,究竟存在何种私利链条?当地何以没有任何监督?何以没有任何人出面“叫停”?附带提及的是,莫厚良的老宅由两位协警昼夜值守、密控严防,是否表明老宅还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有关部门不妨一并查之。(南方新闻网:东雪)

作者: 窦永堂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